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位置为:首页 > 文明播报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唤醒文物 让故宫走进生活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7-03-27 11:23:25  来源:刘思麟 作者:刘思麟

  故宫文创作品 

  单霁翔正在向海南听众介绍倦勤斋。 徐晗溪 摄 

 

  3月23日,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的单霁翔在接受采访。 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编者按 

  3月23日,海南省政府与故宫博物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以“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为目标,立足故宫资源优势和海南文化特色,在文物保护、展览交流、人才培训等方面加强密切合作,促进海南在博物馆陈列展览、文创产品开发、学术研究、文物修复、古建修缮等领域加快发展,增强文化遗产的传播力和影响力。 

  当天上午,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受邀来到海南大学思源学堂做讲座。63岁的他全程站立,用700多张照片PPT,一口气讲了近3个小时。600年的星月轮转,72万平方米的恢宏宫阙,浩如烟海的文物和历史,繁似丛林的管理与协调,在他脱口而出的叙述中舒展开来,凝集在这场《公共文化设施的表情》讲座之中—— 

  从“故宫跑” 到有尊严地参观博物馆 

  身着白衣黑裤的单霁翔,朴素而低调,可他一开口,台下听众忍俊不禁频频捧腹,明明是来听严肃的学术讲座,却不料听到了“单口相声脱口秀”。

  “每次去故宫都是人山人海,从来看不见故宫的地长什么样,因为都是挤着走的。”单霁翔一开场就“黑”了故宫。在早些年的大众印象中,故宫博物院总是和“排队”“人山人海”等词语联系在一起。单霁翔出任故宫博物院的院长后,突然有一天,媒体上又出了一个新词,叫做“故宫跑”。

  原来,2015年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庆《石渠宝笈》特展,不仅展出了十年一现的《清明上河图》,还有现存最古老的纸本中国画《五牛图》等国宝级展品。因为大家观展热情高涨,曾出现过早晨午门一开就有千人跑步冲向武英殿的情形,被网友戏称“故宫跑”。

  有位70岁的老人向单霁翔提意见,“虽然穿了球鞋,还是没跑过年轻人,你们博物院办展怎么跟运动会一样。”第二天,博物院就把2000多个胸牌分发给游客,并让工作人员举着“第几组”的牌子站在前面,依次引领游客入场参观。“我敢说,全世界唯一参观排队像运动会开幕式的,就是故宫。”

  “过去我们总是自豪地说,故宫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木结构宫殿建筑群,但70%都不开放;十多万件藏品,有99%的藏品游客不能看到;游客众多,但绝大多数人都是从南一直都走北的话,那就不能称之为一个好的博物馆。”因此,单霁翔下决心,“让游客能有尊严地游览,我们要改变。”

  为了解决参观标识牌不清楚的问题,博物院更新了495块指示牌;为了解决游客没地方休息的问题,博物院在故宫各处放置了1400把实木椅子,游客们终于可以不用围坐在树洞里了;为了解决前三殿、后三宫的光线问题,博物院安装了LED冷光光源,不但保护了文物,也让游客们可以清晰看到大殿里的一切……

  传承工匠精神 把故宫交给下一代人 

  “当今人民谈工匠精神言必称德国和日本,其实故宫博物院里数以百万计的文物藏品,就是中国工匠精神的最好代表。”在单霁翔看来,故宫浩瀚的文物藏品,是历代工匠匠心独具的汇总。如今要做的,就是把古代工匠所传承下来的精神,真正融入到现代生活。

  “《我在故宫修文物》火了,豆瓣评分是9.4分,超过《琅琊榜》。”最令他感动的是,70%的观众都是18岁到22岁的人,年轻人能从修复的过程中体会到一种文化精神,这也是他最期盼的。

  影片中,文物修复师巧夺天工,还原了一件件价值连城的文物,历史也在他们手中完美地被重现。事实上,古建筑修复一直是故宫工作的重心,传统工匠则是修缮工程的主力,而这里头所需要的坚守以及细致的工作态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以乾隆花园(宁寿宫花园)的修缮为例。这个紫禁城东北部的长方形院落长160米、宽38米,对整个院落的修缮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当时的修缮工程计划为七年。每道工序都要进行详细的记录,并且写出修缮报告。每件文物都要根据原材料、原记录进行修缮。

  倦勤斋是乾隆花园的一部分,是乾隆退位后的住所,深隐在一片“竹林”之中。南方的竹子无法在北京的气候下存活,而倦勤斋是用楠木做出竹林的模样,然后在楠木上着色绘画,甚至细到把竹节都画上了。于是乎,这一片原本用楠木做出的“竹林”几可乱真,晃眼看去,曲径通幽的倦勤斋隐于一片竹林之中。

  由此便可想见修复难度之大。其室内嵌竹丝挂檐,镶玉透绣扇,最令人瞩目的是室内顶棚及西墙、北墙上满绘的巨幅绢面通景画,修缮时工匠们发现它背面裱的那层壁画是一种植物做的,估计当年采自于安徽的山里。

  为把倦勤斋的通景画背纸“修旧如旧”,时任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主任曹静楼跑了六趟安徽深山,请古法制纸的匠人进行了上百次试验,才做出达到“如旧”要求的桑皮纸。将通景画重裱后,桑皮纸是被覆盖掉的。在这里,所有的努力是看不见的,因为都被画掩盖了。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在单霁翔看来,这就是今天我们工匠精神必须秉持的,为未来保护今天的历史、今天的文化,把壮美的故宫交给下一代人。“就是为了两百年以后,三百年以后,我们的后人再修倦勤斋的时候,能够知道当年是用什么样的工艺、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材料。”

  建数字故宫社区 网上公布180多万件藏品 

  过去,故宫的产品比较注重历史感、知识性,但给人的感觉比较“沉重”,也缺少故宫特色,从2012年开始,故宫对文创产品进行重新定位——有意义、令人愉悦或者有继续教育价值。

  据单霁翔介绍,故宫的文创产品都是以藏品研究成果为基础的。例如“海水江崖”系列产品设计元素,提取自寓意“社稷永固、江山一统”的织绣龙袍以及永乐宣德青花瓷器藏品;“动意盎然”系列领带设计元素,源自院藏郎世宁绘画作品《弘历射猎图像轴》中飞奔的白色骏马。

  2013年,故宫针对儿童推出一款APP,以增加孩子们对文物和古代文化的了解。其中《皇帝的一天》,是故宫博物院近年来文化创意产品“萌系列”风格的巅峰之作。单霁翔说,“小孩玩过这个APP后,就知道当皇帝都要干什么,也会明白当皇帝也不容易。我希望故宫能够在孩子们心中留有一席之地,并对他们未来的文化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

  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以来,单霁翔致力于让故宫融入到人们社会生活之中,积极地创造文化空间,希望故宫能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片绿洲,而身处互联网时代无疑给了他更多可能性。

  故宫网站每天的点击率100万人次以上,在全国的博物馆里率先把180多万件文物藏品全部在网上公布,人们在网上能查阅到故宫博物院任何一件藏品的信息。“我们组织强大的团队,用高清摄像手段把藏品的信息、古建筑信息摄像后进入网站、进入微信。故宫博物院用三年的时间建成了数字故宫社区,这个平台今天是世界博物馆最强大的一个数字平台。”

  故宫博物院应有着怎样的脸谱表情呢?单霁翔给出了答案:诚心、清心、安心、匠心、称心、开心、舒心、热心。“到2020年,紫禁城整整600岁,如何确保故宫文化遗产的安全,确保每个观众的参观感受和自身安全,是故宫博物院的责任所在。”

  “一千二百座建筑,九千多间房屋,呈现出不同的文化景观。当你游走在故宫里,会感受到春夏秋冬,每一天的早中晚都有不同的景色。”在他眼中,故宫不是沉睡的古老建筑,而是一个鲜活跳动着的生命体,“你要呵护它,尊重它。每一块瓦、每一块砖,都是历史的积淀,就像树木有年轮一样,每一座建筑都有年轮。”

  单霁翔说他的职责就是,看护好故宫的文物珍品,看护好故宫的古建筑群,看护好故宫世界文化遗产。或许,这不仅仅是他的职责,更是他的幸福,正如他自己所言,当朝霞满天的时候,当日落西山的时候,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望着故宫,他心底就漫出一种静静守护故宫的幸福。()

主题活动
  • 4.jpg
  • 1.jpg
  • 3.jpg
  • 3.jpg
  • 4.jpg
主办单位:海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制作维护:南海网
电话:0898-65371533 传真:65363711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4号楼 邮编570203
E-mail:hnswm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