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位置为:首页 > 未成年人 > 做一个有道德的人
致青春:一名少年犯从迷失到新生的反思与启示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3-05-08 08:49:15  来源:南海网-海南日报 作者:张中宝
 

  一名少年犯从迷失到新生的反思与启示

  ■本报记者张中宝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青春,那么,青春是什么?

  最近,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热映,引发了人们对青春岁月的集体回忆与思考,有人说青春就是去干一些自己梦想去做的事情;有人说青春就是要经过一次次刻骨铭心的痛;有人说青春就像是一棵树的生长期,如何生长,决定了今后是否有用……

  海口的阿递(化名)对青春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认为,青春就是成长的某个时段,如果你抓住了,就会获得成功,如果错失了,就会抱憾终生。

  阿递因为去年2月与“朋友”一起持刀抢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4个月,缓刑3年。

  当年,他才17岁,处在花样年华的他,迷失了自己。

  他对青春有自己的理解:青春就是成长的某个时段,如果你抓住了,就会获得成功,如果错失了,就会抱憾终生。

  走向犯罪阿递的堕落

  5月4日,青年节。

  去年的这个时候,阿递还待在海口市第二看守所里,面对着冰冷的铁门,欲哭无泪。

  因为缓刑,阿递在去年8月重新走入了社会。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他不停地叹着气……

  5月4日下午,海口市美兰区灵山镇尚贤村,阿递家门口的路边,他正在帮父亲往一辆三轮车上装货。

  他们一家都几乎靠着他父亲每天开三轮车帮人运货赚钱糊口。

  天下着雨,父子俩的衣服全湿透了。雨水打在他们的脸上,阿递打了一个寒战。

  “等雨停了再搬吧。”阿递对他父亲说。

  “不行,货主都等着要这些木头呢,快点搬,装好了用油纸盖上。”父亲急切地说。

  看到父亲执意要搬,阿递便从家里拿出一顶草帽给父亲戴上。

  “我不用,还是你戴上吧。以后啊,你好好改过,争取宽大处理,那我就放心了,再辛苦也值。”阿递的父亲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他。

  去年2月2日,海口市滨江路,阿递在跟社会上认识的“朋友”一起持刀抢劫时被警方抓获。

  “阿递小时候很乖,亲戚们都喜欢他,但他不喜欢说话。”他父亲说,家里的条件不好,阿递初中未读完就辍学了。

  “因为过早进入了社会并认识了一些‘小混混’,他就逐渐变坏了,经常夜不归宿,而且还常回家要钱,他哥哥、姐姐上学都要用钱,你说我哪有钱给他。”阿递的父亲无奈地说,由于很少能要到钱,阿递回家的次数变得更少了,他开始跟着一些“哥们”泡夜店,还学会了抽烟喝酒,“我每天都要做事赚钱,也没时间管他”。

  终究有一天出事了!因为缺钱,阿递和他的“哥们”开始盘算着如何才能弄到钱。但是,打工,他们觉得太累,而且赚钱太慢。于是他们萌生了一个想法:抢劫。

  “一开始,我们也很纠结,因为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有点害怕。”面对记者,阿递始终低着头,“这个想法出来后,我几天都没有睡好觉,反复在想,能不能去抢劫。”

  他陷入了彷徨。但没有钱的生活,让他感觉“实在太痛苦”。因此,抢劫的主意就像一个魔鬼,最终侵占了他的整个心灵。

  于是,他和阿春(化名)、阿华(化名)开始谋划如何去抢。他们各自从家里拿出一把砍刀,每晚骑着电动车穿梭于海口各条街道,猎寻目标。

  经过几天的踩点,“机会”来了——去年2月2日凌晨3时,他们骑着两辆电动车在滨江路海瑞桥附近遇到一个骑着电动车的人。他们将其拦住,持刀威胁被害人交出了财物。但在逃离时,被正在巡逻的警察抓获。

  阿递的父亲怎么也没想到,儿子怎么会干出这种抢劫的事情。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原本乖巧内向的阿递,会堕落成这样。

  “在外面混,没有钱,那些‘兄弟’都会看不起你。没有钱,怎么能生活。但是又不想去赚钱,觉得打工赚钱太辛苦了。”阿递说。

  被警方抓获后,阿递哭了很多次。他不知道将会被怎样处理。陈父去看守所探望他时,他问“自己会不会被枪毙”……

  因为未满18岁,且对自己的行为深感后悔,在看守所呆了5个多月后,阿递最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4个月,缓刑3年。

  迷途背后谁使他堕落?

  在记者面前,阿递低着头,不停地抠着指甲。他的左手上文了一只鹰。

  “这只鹰什么时候文的,为什么要文这个?”记者问。

  “这是辍学之后的事,因为看到身边的朋友都文,所以自己也跑去文了,我背后和脖子上都有。”阿递将衣领拉下来给记者看。

  “为什么文的都是鹰,而不是其他的?”

  “我就喜欢鹰,自由翱翔,无拘无束,又显得霸气。”说到这,他的话语中似乎有了底气。

  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个玩笑。去年,他走进法院的那一天,正是他哥哥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一天。

  他很羡慕,“其实我也想读书,尤其是听到我哥哥考上大学那时起,我更加想读书。”

  其实,他很明白,哥哥上了大学,今后的生活会更好,而他却成为了一个少年犯,两人生活可能会形成强烈的反差。

  “但是没有办法,即使我能考上大学,家里还不一定能够供得上我和哥哥两个人,可我确实很想再去学校读书。”他对记者坦露了自己的想法。

  阿递家的墙上贴满了奖状。“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好孩子”等一个个奖状照亮了阴暗的屋子,不仅仅是他哥哥的,其中有不少是阿递的。

  “这些奖状多数是他小学时得的,那时他的学习成绩很不错,但到了初中不知怎么回事,越来越差。”阿递的父亲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上了初中后,阿递在家的时间少了,由于父母几乎每天都在外面干活,管他的时间也少了。

  从那时起,他开始不做作业;从那时起,他开始上网吧迷上了网游;从那时起,他开始结交社会上更多的朋友。

  阿递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由于成绩不好,老师也对我爱理不理的,上课时随便你干什么,感觉没人看得起自己。而且进了初中后,还常被人欺负,便想有更多的朋友——跟朋友在一起就没人欺负了。”他说。

  阿递渐渐地认识了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并开始每天跟他们混在一起。

  “那时,你跟家里人的感情怎么样?”

  “还好。不过,因为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少,感情慢慢地也就淡了。感觉自己的父母、哥哥和姐姐,根本不关心我。在家里,我开始待不住了,回到家就闷得慌,闷久了就想出去玩、上网。”

  “经常上网,哪来的钱?”

  “生活费中节省的。”

  “你们可以进网吧?”

  “可以啊,怎么不可以?黑网吧不用说,正规网吧只要有身份证号码就可以,号码从网上随便记一两个。我们平时就是在网吧集合的。”

  就这样,阿递开始迷恋上了上网,爱上了喝酒。白天泡网吧,晚上去酒吧。

  辍学后的他,每天无所事事。没有钱,就向父母伸手,伸多了,父母就骂他没出息。

  阿递也曾想着去打工赚钱,可是,因为还未成年,很多地方都不要他。而且他也认为打工挺累。

  社会帮教重燃青春之火

  在被抓获后,阿递表现很好,主动承认错误,且对自己的行为深感后悔。这都深深地打动了时任海口市秀英区法院副院长的王滢以及当年负责审理此案的海口市少年法庭副庭长陈国琼。

  阿递得到了缓刑。

  去年8月8日,海口市秀英区法院里,海口市少年法庭宣判后,阿递哭了,那一次,他哭了很久,哭得很伤心。他的父母、哥哥、姐姐也和他一起抱头痛哭。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阿递跪在了亲人面前。

  阿递的思想转变,离不开少年法庭以及志愿者的共同帮教和挽救。

  在他走进看守所的那一天起,少年法庭便有的放矢、对症下药地对这名失足少年开始了挽救工作。

  王滢还和同事多次到他的家里、学校、村委会,对他的性格特点、成长环境等情况进行多方面调查,并多次去看守所,通过开导和讲解法律知识,让阿递深刻地意识到触犯法律的后果,比如权利将受到限制、失去自由等。这些,从来没人跟阿递讲过。

  “在进入看守所后,有很多担心,担心被人排斥,担心出去后被人看不起,担心日后找不到工作,当时想死的想法都有。”阿递说,他当时几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但是王滢多次安慰他:不能因此自暴自弃,要努力去改变,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让阳光照进自己的心灵。

  慢慢地,阿递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他暗下决心,努力排除心理阴影,改掉以前的坏习惯。

  宣判阿递等人抢劫案的特殊法庭——海口市少年法庭与其他法庭存在很大区别。相比之下,这里更像一个装修规范的会客厅,不仅有摆放鲜花的“休息室”,而且审判桌也采用圆形的人性化设置,法官、公诉人、辩护人和被告人“平起平坐”。

  而且,在庭审前,陈国琼也和阿递进行了多次谈话,给他讲了很多的道理,也正因如此,阿递开始觉得庭审并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可怕了。

  庭审后的阿递,感觉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他开始考虑如何面对今后的日子。

  如今,阿递的父亲帮他找到了一份粉刷墙壁的工作,尽管是体力活,很辛苦,但他每天过得很开心。

  “这是父亲帮我找到的工作,说明他开始关心我了。有了工作,每天都很充实。”此时,他的脸上露出了些许自信。

  不仅如此,阿递的哥哥也时常打来电话,不断地鼓励他。他的邻居也没有对他另眼相看,碰到他时,还经常向他打招呼。

  阿递的电子邮箱时常能收到法官和志愿者们给他写的鼓励信,希望他重新做人,好好改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教育和感化,让阿递真正感觉到了社会的关心、家庭的温暖,让他重拾了生活的信心。

  “上次,法官还给我发来短信,问我近来的情况,还希望我能学习一门技术。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对,过一段,我准备去学开叉车。这样能赚更多的钱,将来也好孝敬父母,让他们生活得更好。”在采访中,记者第一次听到他关心父母的话。

  引导归航亟需多方力量

  在阿递的手机里,有很多法院法官发来的鼓励短信,也有不少是志愿者们发来的。

  每次收到短信,他都会回复“谢谢关心,我会努力的。”他现在并不想知道这些志愿者是怎么知道他的手机号码的,他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在关注和关心着我,让我充满信心地面对未来”。

  从无助到无奈,再到失望,最终绝望到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在有多年庭审经验的王滢看来,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其心理变化也有一条清晰的轨迹。

  家庭不温暖,孩子受漠视,在成人世界中,“阿递”们的状况经常是——社会上没有人真正关心,缺少关注和关心,缺少爱。他们的自我价值感很低。

  这种彷徨在面对更多的现实之后,转为无奈;倘若他寻求援助而得不到时,他们的心理难免会转为对整个生存环境的失望;到最终便是绝望,变得自暴自弃,这时候的他们已不再尊重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而团伙,为这些孩子提供了一个暂时栖息的地方,无论好坏。

  “他们找到了一个让自己心安的地方,团伙里大家都一样,是同类,他们在成人世界的自卑都没了,在团伙里重新找到了自我价值感、自我认同。”王滢说,“所以,这些少年缺乏的是人一生都在追求的安全感,是关心,需要我们更多地引导他们走上正常的道路,通过教育、感化和挽救,让他们心里的阴影早日消除。”

  “然而,未成年人犯罪的矫正及预防是全社会的责任,我们一直致力于挽救每一个少年犯,而光靠法院一方力量是不够的。”她说,

  据了解,海口市少年法庭已与共青团秀英区委合作成立了“失足青少年帮教基地”,建立了一整套帮教机制。帮教基地成立后,帮教志愿者则在约定时间内一对一地对失足青少年进行立体式帮教,包括心理疏导、课程辅导、文体娱乐等内容,并及时关注失足青少年的心理动态及生活情况,积极引导失足青少年远离犯罪,健康成长。

  同时,少年法庭与帮教志愿者还积极了解失足青少年的学习培训需求,必要时可协调有关部门,为失足青少年提供就业创业咨询、培训等帮助。

  只有这样,家长、学校、社区、村委会和社会能够早期介入和有效干预,形成联动机制,才能更有效地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使他们的青春归航。

  随着刑法逐渐趋向宽容和轻缓化,轻罪记录消除制度正显示出其独特价值。目前贵州、山西、山东、安徽等地已在探索试点消除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记录,使他们实现“无痕”回归社会。也就是说,在犯罪前科消灭后,当事人的犯罪事实不再对社会公开,不再将当事人的刑事处罚事项计入人事档案和户籍登记,已经记入的予以撤销。学校、用人单位不得因其曾经犯罪而拒绝复学、升学、就业和录用。

  尽管我省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轻判率已超过60%,然而,却对消除记录还未有行动。省司法厅有关负责人表示,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工作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而对于消除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记录,有这个想法,还在探索中。

  “这项工作涉及的部门很多,包括法院、公安、检察、教育、就业等部门,工作难度比较大。”目前是海口市秀英区法院研究室负责人的陈国琼坦言。

  犯罪记录的存在,对被记录人的生活和工作均产生着难以消除的影响,他们从此被贴上罪犯的标签,生活、就业处处受阻,对于未成年犯来说,这种影响尤甚。

  “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记录,不仅有助于未成年犯卸下心理枷锁,为其今后生活、就业铺平道路。尽管我们计划尝试对所有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卷宗加盖封存标识,封存未成年人违法和犯罪记录,但是其他部门如果没有行动,那还是难以彻底消除记录,所以需要社会的合力。”陈国琼说。

  “阿递”们是幸运的,他们得到了来自司法机关、社区和家庭的社会矫正,他们的青春得到了挽救,不再整天在彷徨中虚度青春,而有了新的人生目标,拨开迷雾,回归社会。

  然而,还有不少失足的未成年人,仍在家庭冷漠、学校拒绝、社会排斥中,迷茫着,渴望着关怀和帮助。(本报海口5月6日讯)

  年轻只有一次,青春不能重来。

  有了钱,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做很多事,但是却无法用它来买青春。

主题活动
  • 7.jpg
  • 1.jpg
  • 2.jpg
  • 6.jpg
  • 5.jpg
主办单位:海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制作维护:南海网
电话:0898-65371533 传真:65363711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4号楼 邮编570203
E-mail:hnswm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