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位置为:首页 > 文明要闻
追记文昌救人青年:家里最值钱的是电视机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4-07-25 09:36:58  来源:海南文明网 作者:

浏览更多相关视频

  璀璨的流星在青春的天幕瞬间划落,却为灾难中新生的土地留下一片光明。 ——题记

  十六条生命和一个不朽的灵魂

  ——追记文昌罗豆农场南洋村救人青年符传道

 

符传道

  

  文昌罗豆农场南洋村,村民符勇一天里的多数时间,是失了神地坐在家门槛上,头枕着门框,手心里攥着儿子符传道唯一的一张小小照片,老泪纵横。

  这位已过花甲的老人,在台风中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他喃喃地对我们说,“我想儿啊,我想用这把老骨头换回儿的命……”

  乖巧也胆小,是村里长辈们对符传道儿时的印象。小小少年在铺前上学时曾有一次坐摩托车摔伤,他哭了,央求妈妈接他回罗豆读书;怎会想到,长大后,面对肆虐的台风,没有一丝恐惧和泪水,他义无反顾地冲向暴风眼。

  2014年7月18日,符传道成功转移了南洋村16名村民,却在暴雨狂风中被洪水冲走,不幸遇难。

  26岁的符传道,就像一颗流星。老实、平凡,还没走出过家乡,内心怀揣无数憧憬的海南青年,在2014年夏天台风带来的骤然黑暗中匆匆划过天幕。他的生命之火就这样静静地熄灭了,却为这片灾难中新生的土地留下了一片光明。

  最后一刻的燃烧

  一望无垠的稻田,过了热闹的收割时节,剩下的是一片寂静。大海与稻田之间,簇拥着一个小村落——南洋村。

  这里的人们世代耕作,水稻、番薯是家家户户的重要经济来源,贫穷,是这个村庄尚未逃脱的底色。

  因为靠海,农民们对台风的袭扰司空见惯,没人会想到,7月18日的“威马逊”会像恶魔一样撕扯大地,怒吼着要掳走人的性命。

  那一天下午3时30分,台风在不远的翁田登陆了,村里人恍然觉得这风和往年大不一样,海浪滔天般地涌向村庄,凶猛地倒灌进农家,似要吞噬一切。

  “水越来越深,有力气的一些人爬上了符传道四叔符琼家的屋顶,可老人和孩子咋办?”村民符策生当时急坏了,而此刻竟接到了符传道的电话。

  “你们等在村口,我过来接老人孩子!记得叫上我妈妈!”符传道电话中焦急地说。当时在镇上的符传道知道了村里情况危急,赶紧向朋友借了辆车回家接人,“村里距镇上3公里,一切还来得及!”

  第一次回到村口是下午4时多,父亲不在村里,符传道接上母亲符霞和4名村民,顶风艰难地驶向镇上。将母亲和村民放下之后,又立即返回村里。此时,海水越涌越深,不少村民战战兢兢,已不敢呆在屋里,都在路边等着符传道回来。

  “如果能到镇上就好了,只能盼着阿道来救大家。”村民符星说。此刻,符传道成了村民脱离险境的生命通道。

  第二次返回村里,路边已聚满了等着上车的村民,但车子一次只能载5个人,于是,阿道先送了5名老人和孩子。第二次到镇上时,南洋村路边的树木已开始被风雨拦腰折断,房屋被掀了顶。符传道的母亲符霞拉着他说:“儿啊,风太大,能不能不要再去了,危险啊!”可符传道说,“阿妈,不怕,我再去一趟,能多救一个就救一个吧!”

  他又上车返回了村子。这一次,车里塞进了6个人,其中有两名老人和两名小孩,60岁的伯母颜为玲上了车,其他的有同村伙伴符传茂、符方展。

  离开村子的路上,符传道艰难行驶,前方不远处依稀看见了镇上的房子,就在这时,他刹了车。

  靠着电线杆辨别路和方向的符传道看见前方一根粗大的线杆被横向刮倒在路上,车子说什么也过不去了。

  “如果车不动,水漫进来,人被困在里头,谁也逃不掉。”符传道心想着,他跟车上的老人和孩子们说:“车开不了了,我们下车手拉手往前跑,千万不能散,前边就是镇了!”话音未落,车子开始被海水一步步推向路边的稻田。

  7人刚下车的一瞬,彼此紧握着的手就被大风打散了。再拉紧,又被打散。

  第三次,符传道一手拉住13岁的符传友,另一只手要再拉颜为玲时,猛烈的强风奔人袭来,符传道瞬时被洪水冲走了。

  3个小时后,抓着稻草的颜为玲和其他抓到东西的村民慢慢爬上岸边时,再没看到符传道的影子。活着的村民跑到镇上去求救,“阿道不见了!快救救他!”。

  在镇上符传武家门口淋雨巴望着儿子归来的符霞,听到这呼号,一下子瘫在了马路边。

  舍不下的家乡

  2天2夜。武警、村民和镇上出动了几十人,最终在距离事发地1公里之外的水田旁找到了符传道,而这找到的消息,对符传道的父母亲来说是痛彻心扉的绝望。

  没有了呼吸,符传道的脸被泥巴裹满,四肢泡得发白,浑身肿胀,符霞不忍去认儿子,她说,“这不是,这不是,我儿子浓眉大眼,瘦瘦的。”可再看那身还在的衣裳,符霞呜呜地恸哭起来。

  南洋村西头狭窄的小巷里,符传道和父母亲就住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已二十几年。父亲符勇兄弟4人,将祖辈留下的一座房子隔开,每人分得一间。十几个平方米的小屋不得不再次用木板隔开,才住下了符勇一家4口。

  地薄稻稀,光种田难养两个孩子,父亲符勇早年就到海口的建筑工地打工,每月回来一次;符传道的姐姐苗苗也去上海打工,帮补家用。而打小懂事的符传道,深深珍惜父母的不易,初中毕业后就到镇上,在符传武的夜宵排档帮工,每月2000块钱,但工作时间是傍晚到清晨,两眼常常熬得像个桃核。

  洪水退去,本已贫寒的家中,最值钱的电视机、电动车毁了。符霞从里屋拿出了被水泡过的塑料袋,打开了,里边装的都是药,这是阿道买给母亲的,现如今符霞哪舍得吃?几盒药成了她对儿子的全部念想。

  20天前,符霞关节病复发,疼得走不了路,符传道从镇上跑回来背着母亲到卫生院去打吊针。

  符霞对儿子说,“日子这么难,我这腿病还拖累家里,我不中用啊……”

  符传道说,“妈妈,我们穷是穷,但你不要干那么多活,还有我呢!”

  母亲泪流满面。

  符传道四处打听,听说有种药能治关节痛,价格不菲,他省吃俭用托人一次给母亲买了4盒。

  一个星期前,他还跟妈妈和回家来的姐姐透露了个“秘密”:“我有女朋友了。”他跟姐姐一起畅想过未来,“我们都赚钱,努力盖座新房子,爸妈再不必这么辛苦了……”

  然而这一切,如今都没有了。一个个有关幸福的温暖想象,都化为泡影。

  “他用自己的命,换了我们的命。”颜为玲、传友、传茂、方展,一个个获救的乡亲这样说。而救人,阿道并不是第一次,台风有一年曾导致湖山水库大水漫延,顶风冒雨把乡亲从村里送出去的,也是阿道。

  同村的“小兄弟”符方展与符传道一起长大,一同外出打工。“小时候看到村里人辛苦种田,收成却总不是那么好,阿道与村里几个小伙伴有一个‘约定’,那就是不管在外面多难,每月都要拿出一点点钱或买些东西给村里的阿公阿婆。”

  发起这个“约定”的那一年,符传道9岁。

  我们走访了一位位村里的老人,证实着伙伴们的记忆。“他很乖的,没有人不说他好。”70岁的阿婆符若兰说,“阿道常常从镇上带好吃的,每次见面问‘伯母啊,吃饭没有啦?’很有爱啊!”而一些村民也对记者说,“很多年了,家里的老父母亲没少受符传道的照顾,有时那孩子还偷偷给老人塞一二百块钱。”

  “孩子,我们回家”

  有如从前一样,符传道最终没有离开他所挚爱的土地。

  “儿啊,我们到家了。”符霞喃喃自语。20日,符传道在村里下葬。获救的13岁孩子符传友的父母亲赶来了,颜为玲阿婆赶来了,一群又一群乡亲赶来了,在他的墓前,深深鞠躬……

  “阿道为了全村人能躲避这台风而献出了命,我们恳请政府追认他见义勇为的称号。”南洋村民们纷纷诉说着。

  罗豆农场的小镇通往南洋村的那条路,如今海水退去,被清理得很干净,一辆辆救援车、物资补给车、志愿者的服务车队在路上穿梭。

  7月23日,海南日报及报业集团旗下媒体报道了符传道的感人事迹,在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

  省委书记罗保铭读后为之动容,对符传道等抗风救灾英雄楷模致以崇高敬意。

  来自四面八方的爱,也不断地涌向这个贫弱之家。

  在了解符传道的事迹和家庭境况后,陆续有爱心人士及企业代表自发前来符家看望。海南日报、文昌现代集团、工商银行海南省分行纷纷送来了慰问金和生活必需品。文昌市委、市政府决定倾力帮助这一处在困难当中的家庭,表达灾区人民对符传道家人的深深敬意……

  13岁的符传友说,“我的哥哥,他想盖一间房,想学做糕点,他还有很多很多梦想,他实现不了,以后,我的理想,就是帮他实现生前的愿望。”

  这话语,透着忧伤,浸染着人们的心底。

  符传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海南青年,平常得就如海边的一块砂砾、山上的一棵小草。然而,就是这般如石子如小草的人,在灾害来临的大难时刻,迸发出惊动天地的力量!

  忘却生命的奉献,涌动着人类最本真的情感,那是琼岛不枯的河流!

  阳光下,小村静静的,南洋田上枯草的缝隙中,有一棵小小的绿色的植物已经拱起,它那么灼目,它绿得发亮……

  (本报文城7月24日电)

主题活动
  • 7.jpg
  • 1.jpg
  • 2.jpg
  • 6.jpg
  • 5.jpg
主办单位:海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制作维护:南海网
电话:0898-65371533 传真:65363711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4号楼 邮编570203
E-mail:hnswmb@163.com